科普知識
因破壞環境污染-“皇家琉璃”生產被叫停?!
【更新日期】:2017-08-24      【文章來源】:冰蟲       【責任編輯】:冰蟲      【文章閱讀】:2382

北京門頭溝區龍泉鎮曾有著“中國皇家琉璃之鄉”美譽。然而,自今年4月起,該地所有琉璃廠因燒煤不符合環保規定而被關停。這意味著相傳700多年的琉璃窯火暫時熄滅。此外,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京城多家琉璃廠關閉,僅有昌平一家煤改氣的琉璃廠仍能生產。

門頭溝北京古都國華琉璃制品有限公司經理孫宏利稱,為讓琉璃更好成型,門頭溝琉璃制法一直沿用傳統的燒煤方式。此前,該廠還承接著故宮、內蒙古成吉思汗陵等地的古建修繕訂單。

古都國華琉璃廠經理孫宏利展示琉璃半成品上刻有的圖案。停產后,廠子只能將部分半成品運到山西進行二次加工


探訪門頭溝所有琉璃廠

因不符環保標準被關停

據了解,自元代起,朝廷就在門頭溝設琉璃局,清乾隆年間,北京琉璃廠遷至此地。故宮、頤和園等皇家建筑每次大修或改造,都要用到該地燒制的琉璃。

在門頭溝延續多年的非遺文化產業為什么要關停?日前,北青報記者來到位于門頭溝的北京古都國華琉璃制品有限公司進行探訪。經過有名的琉璃渠村,順著一條小道向前,走過一個上坡便能看到一個刻著公司名字的琉璃拱門。


因破壞環境污染-“皇家琉璃”生產被叫停


琉璃廠的門大敞著,從廠外到廠內的近200米道路邊,堆滿了綠色、黃色的琉璃成品和灰色的琉璃半成品,除了一條呼呼喘氣的大黑狗外,空無一人。在廠內的幾間生產平房內,地上堆積著土、定型工具等材料,而用于燒制琉璃的窯里,只有地上的煤油顯示著這里此前工作的痕跡。“我們有50多名工人,忙的時候這里人來人往。現在停產了,只能讓大伙回家休息了。”該公司經理孫宏利說。

“我們從4月開始停產。”孫宏利指著一堆半成品嘆著氣說,“我們的傳統工藝是燒煤的,區里環保局4月份過來說有黑煙直排,不符合環保標準,要我們停止生產。”而在此前,廠里只在空氣黃色和紅色預警時停止過生產。為了能讓廠子繼續生存,孫宏利找到湖北一家公司設計煤改天然氣方案,但區環保局回應等到上級的指示才能改,這一等就是4個月。


故宮訂單未完成

拉半成品去山西二次加工 

孫宏利介紹,公司前身是琉璃瓦廠,成立已有近30年的歷史,先后為國家重點工程和文物修繕部門提供琉璃制品。“中南海紫光閣、北京火車站、軍事博物館、國家博物館等地的琉璃制品都來自我們這。”孫宏利說,公司目前還為故宮、內蒙古成吉思汗陵等地的修繕提供琉璃構件,但這兩個地方的訂單都未完成。


因破壞環境污染-“皇家琉璃”生產被叫停1


孫宏利帶北青報記者逛廠房時,指著廠內地面上的琉璃瓦片坯子說:“這是根據故宮的原件打造出來的,只完成了琉璃制作*初的步驟。”此外,在廠房外的一個小平臺上擺放著許多蓮花樣式的琉璃半成品,這些將用于故宮影壁的修復。廠里的老師傅、“琉璃燒制技藝”國家非遺傳承人蔣建國稱,在上周,故宮有人到廠里催進度,了解到廠子確實不能生產后只能回去調整施工進度。

“停工對我們影響挺大的,我們現在就想著怎么完成之前的訂單。”為此,孫宏利只能拉著此前燒好的半成品去山西進行第二次加工。“供給延慶一個寺廟的琉璃制品還差最后一步上釉,但外地琉璃廠的制作工具、手工不一樣,我得親自現場盯著才行。”孫宏利無奈地說,“琉璃的市場不大,可也有地方離不開琉璃這類傳統制品。”


因破壞環境污染-“皇家琉璃”生產被叫停2


▲門頭溝琉璃制法沿用高溫燒胎、低溫燒釉二次燒制工藝,采用的是傳統燒煤方式。古都國華琉璃廠共有13座坯窯用于高溫燒胎,停產后,只有地上的煤油展示著此前工作的痕跡


調查廠家探索煤改天然氣 

疏解污染企業是北京近年來的工作重點之一。那么,門頭溝琉璃廠的琉璃制作工藝為何還要沿用燒煤方式?蔣建國解釋,門頭溝琉璃一直沿用傳統的“官式”做法,即琉璃的規格、尺寸及紋飾完全按照《清式營造則例》的規定執行,要采用高溫燒胎、低溫燒釉二次燒制工藝,火候決定著制品最后能否成型。“一直燒煤是因為燒煤時的火是逐漸升溫的,穩定性比較強。”蔣建國說,門頭溝琉璃藝人間流傳著“火里求財”的說法,“把握好火候,一窯的制品會有80%的完好性,把握不好,一窯的東西就全毀了。”


因破壞環境污染-“皇家琉璃”生產被叫停3


此前,由于燒煤沒出過什么事,廠里也未想過改造生產方式。直到4月的環保檢查,廠子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開始探索用天然氣替代煤的方法。“我們到外地廠里嘗試過用天然氣燒制琉璃。”蔣建國說,但燒天然氣時溫度不像燒煤那樣逐漸升溫,一打開火力就比較集中,更多需要人為控制。為此,公司經理孫宏利找到專業公司設計天然氣方案,“在燒制過程中設計好升溫曲線的話,燒制效果就和燒煤差別不大。”

在上次的環保檢查中,孫宏利將這一方案告訴了執法人員,但一直未得到回復。孫宏利說,他現在寫了一份材料,準備下周遞交給環保局。“改造工程要花費200萬左右,如果環保局能批準我們就進行改造。”孫宏利表示,只要廠子能生存下來,他們愿意配合一切工作。


琉璃技藝與城市環保

存矛盾非遺文化難傳承 

這次的停產也成為一根導火線,讓孫宏利、蔣建國等人陷入了更深的思考。“燒煤確實不符合環保標準,也不符合北京城市發展定位。”停頓了一會兒,蔣建國說,“就連這個行業也與時代越來越不合拍了。”

明知與城市發展定位不符,為何不遷廠?蔣建國說,他們曾動過和外地企業合作或遷廠的念頭,但最終都被否定。“門頭溝的琉璃傳承近千年,離不開這塊地。”蔣建國解釋,門頭溝的琉璃采用本地特有的坩子土(頁巖)為原料,土看上去雖是黑的,但燒出來是白的,不容易黑心、滲水,這是外地土無法比擬的。此外,門頭溝琉璃手藝人的工藝都屬一個派系,目前只有蔣建國和另一人分別是國家、市級琉璃制作非遺傳承人,古都國華公司*年輕的工人也有40多歲。“我們都是門頭溝人,也都上年紀了,很難一起再去外地重新干這行了。”蔣建國的語氣里充滿著惋惜。


因破壞環境污染-“皇家琉璃”生產被叫停4


如今,愿意學這門技藝的人也越來越少。對著廠里的大黑窯,蔣建國說:“你也看到我們這的生產環境了,琉璃制品大火燒得兩三天,小火得四五天,都是臟活、累活,哪有年輕人愿意干這行,來過的年輕人干幾天就走了。”

思考了琉璃行業與現今發展的種種不符后,蔣建國心里還是希望廠子能在城市發展進程中保存下來。“在過去那么困難的環境下,老藝人都把這門手藝傳承下來了,近千年的傳統手藝還是得延續下去,不能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蔣建國說。


京城多家琉璃廠關閉

僅昌平有一家還生產 

北青報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除了門頭溝外,昌平、順義、房山也有琉璃制品廠,但多數已停產或倒閉,只有昌平的一家廠子還在生產。

北青報記者以買家身份撥打了近十家琉璃廠的電話,位于順義的北京市天龍琉璃制品廠、北京市曙光琉璃制品廠的電話都無法接通;位于門頭溝的北京市九龍琉璃制品廠的電話已注銷,北京市石龍琉璃制品廠的電話是空號;位于房山的北京市永懋源琉璃制品廠電話網絡忙。這或多或少說明了京城多家琉璃廠已經關閉。


因破壞環境污染-“皇家琉璃”生產被叫停5


最終,北青報記者只打通了兩家琉璃廠的電話。“我們這早停工了,在北京的琉璃廠基本不讓干了。”位于門頭溝的北京明珠琉璃制品有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建議北青報記者去山東、山西找找琉璃廠。而位于昌平的一家琉璃制品廠則還在生產,“門頭溝那邊的琉璃廠都停工了,北京就我們一家還能生產。”該廠的負責人稱,廠里現在用的是煤轉氣,“就是用煤氣發生爐來生產。”北青報記者了解到,煤氣發生爐是將煤炭轉化為可燃性氣體——煤氣的生產設備,但沒有天然氣環保。那么,昌平的琉璃廠為何還能生產?該負責人表示,區里還沒有部門說這事,廠子暫時還能生產。


官方回應從環保角度只能關停

建議琉璃廠從非遺角度求生存

門頭溝區環保局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區里在嚴格整治燒煤產業,琉璃廠主要因為燒煤、沒有除塵設施而被停產。那么,琉璃廠煤改天然氣后能否恢復生產?工作人員稱,根據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的《北京市工業污染行業生產工藝調整退出及設備淘汰目錄(2017年版)》通知,琉璃生產或屬北京市淘汰產業,下一步還得進行產業性質認定。


“我們在檢查時曾考慮過琉璃廠的非遺文化屬性,覺得關了可惜,但從環保局職責而言,我們只能對廠子采取停產措施。”這位工作人員表示,會和琉璃廠繼續進行溝通,探索解決辦法。此外,該工作人員稱,有人曾建議琉璃廠從非遺文化保護的角度找相關部門反映問題,尋求生存機會。


專家觀點政府可為琉璃發展出招

琉璃廠也可趁機轉型發展

北京民俗學會秘書長、北京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高巍認為,門頭溝琉璃廠因環保問題停產說明了北京市城市發展與琉璃非遺文化保護間存在暫時的矛盾。“城市在發展過程中會進行產業調整,政府也會面臨以前沒遇到的問題,但這不是對立的。”高巍說,這次停產危機對北京市琉璃業而言也是一個轉機,企業可轉型發展,吸引公眾一起推廣琉璃非遺文化。

“門頭溝的琉璃生產還是采用比較落后的工藝,燒煤確實對環境有污染,但這不是不能解決的問題。”高巍說,琉璃廠一方面可將煤改天然氣,一方面可以引入相關設備過濾煤煙,達到排放標準。此外,琉璃廠還可引入現代工藝,提升傳統技藝的可操作性、延續性。


因破壞環境污染-“皇家琉璃”生產被叫停6


面對琉璃人才恐斷層的問題,高巍建議,門頭溝琉璃廠除了為故宮等傳統建筑提供琉璃外,還應具備新時代思維能力,探索生產一些小擺件,多進行產品的更新換代,“這樣能將琉璃文化更好地向公眾推廣,感興趣的人多了,學習的人也會更多。”

同時,高巍希望,政府能權衡好城市發展定位、環境保護與非遺文化保護間的關系,通過出臺政策、向公眾推廣等多個方式讓琉璃文化煥發新的發展生機。

→ 污染空氣吸多了,容易得老年癡呆!


冰蟲-室內空氣治理專家.jpg




聯系我們
重庆时时结果